欢迎访问贵州地方志信息网

也谈志稿文体文风

发布时间:   字体:  点击量:次 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

镇远县史志办副主任黄建春在《史志林》2006年第三期发表文章认为,志书主编在总纂修改志稿过程中,除把握志书的总体性、资料取舍的全局性、史实复核的可靠性、反映地情的宏观性、记事手法的概括性、行文规范的统一性、著述质量的深刻性和表述的精当性外,还应把握志稿文体文风的统一性。

志书的体例,一般包括结构、体裁、章法三个方面。主编总纂志稿,可以从三个主要方面进行:一是看志稿结构上横排类目是否准确,领属是否恰当。横排类目,是志体结构上的显著特点,其核心问题是对全部志稿内容进行不同层次的科学分类。即把内容先分成大类,大类下再分小类,小类下再分条目,条目下根据实际内容还可分子目、细目。分类反映到篇目上,就形成篇、章、节、目的不同层次。为使一部志稿分类科学,不同层次的类目上下要统领管辖得住,同一层次的类目左右要并列得起。主编应找出类目类型的构成要素,抓住事物横面解剖,纠正各部门志稿中上管不住下,同档不同级的问题。二是看志稿体裁诸体并用是否恰当。诸体并用,主要指述、纪、志、传、图、表、考、录等不同体裁形式的使用。体裁形式贵在用得其所,恰到好处。主编应把握的原则是以内容为主,形式为内容服务,宜志则志,宜传则传,宜图则图,宜表则表,宜考则考,宜录则录。具体落实到各分志中,应以志为主,辅以表、图、考、录等,这是基本的原则。三是看志稿在章法上是否直书其事。直书其事,是志书体例的最基本章法,应删除志稿中阐述道理的论述体、讲解知识的说明体,始终把住“直书其事”的尺度。

一部志书,无论是“众手成志”,或是“专家修志”,篇章节中都会有文风上的差异。主编除应把握志稿体例的要点外,还应把握全志文风的统一性。新方志的文风要求“严谨、朴实、简洁、流畅”,要实现这个要求,关键是要严守志书体例的章法,严戒总结报告式、新闻报道式、教材讲义式、笔记散文式、评议论说式等等。要坚持直书其事,述而不论,寓褒贬于事实的记叙之中。同时,还要从驾驭语言的技巧上确保志稿的严谨、朴实、简洁、流畅,致力实现全志文风统一。

一是删除志稿中空话、套话、解释话、推论话等,因空话往往是言之有理而实之无物。如“改革开放以来,全县经济发展日新月异,工业生产突飞猛进。”这句话有理,是实话,但在志稿中就是空话,因它没有涉及一地的时、地、人、事。模仿公式、成文搬家、穿靴戴帽,与志书句句是实的语言特点相悖的套话,也不宜保留。如“为了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、有文化的劳动者,县教育经费首先用于发展中小学教育”,“2005年上半年,根据上级指示精神,成立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小组,随即开展了‘保先’教育活动。”都是一些穿靴戴帽的套话,为使志稿言简意赅,应该删除。志稿中近于下定义、说意义、解释标题或从某项事项的性质写起,对据事直书的志稿来讲没有必要。如“民兵是不脱离生产的群众武装组织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助手和后备力量,担负着生产建设、维护社会治安和保卫祖国的任务。”对“民兵”作解释,是没有必要的。记事中插入推论,理论上虽正确,但对志书的文风却是有害的。

二是删换不宜语句。在语言色彩上,志稿中出现和新方志语言句子特性不相符的句子,总纂时就要改换成另一种表达方式。首先看是否有文白夹杂句,如“县内多设私塾。虽也建有官学,然就学者有限,自谈不上普及,坐是文风闭塞。”新志吸纳有生动性和表现力的文言词语是可以的,但不能搞得半文半白,特别是未被现代汉语吸收的言词。句中的“坐是(译因此)”,“虽……然……”太文气,如换成“……虽然也建有官学,但上学的人有限,更不谈上普及,因此文风闭塞。”即可消除文白夹杂的痕迹。其次是删除旧志的遗风句子,如“民国20年9月,邑人杨勇、王利集师生20余人,请予当局,准立同仁体育社。”此段文字简洁,略有文言韵味,表述清楚。但似乎受旧志影响,尤其用“邑人”一词,凸显旧志行文痕迹,可改换“县人”。该句可换为“县人杨勇、王利邀集20多名师生,向政府申请成立同仁体育社,获得批准。”如有的志稿还在运用“县治”来说现在的“县城”、用“邑民”指今天的“县人”,这些都与新志文风格格不入。再次是删换口语句,志稿语言为现代书面语言,除“方言词语”一章外,记事语言中一般不宜用口语或土话,口语或土话让人难以弄懂。俚俗的词也不宜入志稿。总纂时如遇不纯洁的语言,主编有责任删换改正。

三是宜戒之词。首先戒第一人称词,因志书是客观的记述体,不允许编纂者直接出来说话,只能寓意于述,所以戒用第一人称。如“我县”、“我省”、“我州”等。其次戒假设之词,因为志书记实不记虚,只记已然的事实,不记未然的设想,这种特性特点,就决定了“若”、“如若”、“如果”、“假如”一类之词在志书中是不能使用的。因为这类词组成假设复句,假设某种情况出现,就可能产生某种结果,这种可能又不一定是现实的。

四是慎用并非绝对不能用的词。首先应慎用形容词、副词。因为形容词表示人或事物的性质、形式,或者表示程度、范围、语气、情态等。对于直书其事的志书来说,适用性有限,能够不用就不用。如一部卫生志记述一个应转院而又来不及转院的就地抢救病人时,这样写道:“当时情况十分危急,院方毅然决定就地抢救……经过4小时精心手术操作,手术终于成功,患者伤口住院8天痊愈满意出院。”文中的“十分”、“毅然”、“精心”、“终于”、“满意”这类形容词、副词删去后,也不影响本意。主编应消除虚浮,准确表述,以求质朴。其次,慎用能愿动词。“能”、“能够”、“可”、“可以”、“应”、“应当”、“应该”、“须”、“必须”、“要”、“当”等能愿动词,是表示可能、必要、愿望的词,但并不表示一种客观存在,主编在审查总纂时,对志稿中的类似情况,须慎重使用或修改。因为志书一般情况不写应该如何做,只记做了些什么,所以通常情况下,能愿动词少用慎用或不用。再次是主编审查总纂时,看志稿使用简称是否适当。志稿要求文约事丰,用简称可以达到言简意赅的效果。如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”简称“建国后”,众人皆清楚。但使用简称要求是含义清楚,不生疑义。如“社精办”(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办公室)、“543办公室”(五讲四美三热爱办公室)之类,是不能用的,总纂时主编必须把好这一关。最后是慎用笼统之词。笼统之词,多为模糊语言,没有确切概念,似明未明,而模糊语言于志书中也有妙用,有时具有优点,有时则为缺点,不可不用,但不可多用。如“上级领导”、“组织上”、“历史上”、“以前”、“有的”、“县上”、“各级领导”、“有关部门”等等,都是笼而统之的说法,能用准确词替换的,都应替换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